游客发表

"学校的事,你们出版社无权过问!他们有权以个人的名义向我们宣传部汇报情况!"是傅部长的声音。他又在哪里?我转动头颈去找,在左边碰到一副冰凉凉的眼镜架子。原来,傅部长的头长到我的左肩上了。 爸爸乘车驶过春天的田野

发帖时间:2019-10-27 11:39

  他们一直光顾的肉食店的老板,学校的事,一个有名的自己屠宰的肉铺师傅——他好像从来没想到过屠宰自己——自愿承担了用他的灰色大众汽车运送的任务,学校的事,平时他的汽车里摇摇晃晃运载的是半扇半扇牛肉。爸爸乘车驶过春天的田野,呼吸新鲜空气。和他一块运去的还有一件绣上字母图案的行李。甚至每一双袜子都绣上了字母K。一种精细的手工劳动,但他早已不能对此赞赏或评价了,尽管这灵巧的手工对他有好处,的确能阻止痴呆的诺沃提尼先生或维特瓦尔先生不是恶意地穿他的袜子。他们的名字的第一个字母是别的字母,但是躺在床上的衰老的凯勒凯勒这个名字的缩写字母也是K,和科胡特的缩写一样。先生怎么办呢?埃里卡和母亲可以满意地相信,现在他住在另一个房间。他们的车开了,而且不久就将到达。他们从鲁道尔夫高地旁驶过,经过弗伊尔施泰因、维也纳森林湖、皇帝井山、约赫沟山和科尔莱特山,他们在过去困苦的日子里还和父亲一起去过。假如他们不先拐了弯的话,差点就到了布赫山,在山的另一边至少有白雪公主在等着呢!她穿着华丽的衣衫,高兴地笑着,又一个人来到她的领地。一栋扩建的可住两个家庭的房子属于一个出身乡下、靠逃税积攒财富的家庭,这个家庭为了经营和经济地利用精神病人而建造了这栋房子。这所房子用这种方式不仅服务于两个家庭,而且是许许多多精神病人的避难所,使他们得到保护。住进来的人被允许选择手工制作或散步。这两件事都有人看护。但是在制作时附带产生垃圾,散步时有危险(逃跑、动物咬伤、跌伤),而新鲜的乡村空气是免费的。每个人都能吸,愿意吸多少、需要吸多少就吸多少。每个病人通过官方监护人按国家规定的价格付款,以便他能被接纳,留住下来。至于各种专门的花销,则按照病人的病情和肮脏的程度而定。女人住在三层和阁楼上,男人住在第二层和公开被称作车库的侧翼,因为它已经成了屋顶漏雨、滴滴答答流水的真正的小屋。不必担心病院的轿车会发霉,因为它们停在露天里。有时有一个人待在厨房里特殊供应品和廉价供应品之间,借助手电筒的光挑拣。扩建的规模大小是为了停放一辆欧宝车,里边正好可以插进一辆车,既不能往前,也不能往后。四周人们视线所及之处都拉上了结实的铁丝网。家人费力地把病人送进去,并为他付了一笔巨款后,不会立即把他又接回去。房主肯定会用这些收入给自己在别的什么看不见傻子的地方买下一座宫殿。为了能从为这些人的操劳中得到休息,他们肯定会单独住。

他们看着女学生并且心里想着,你们出版社音乐早已振奋了她的情绪,你们出版社现在这情绪只会鼓舞她扬起拳头。有时候,人们会不公平地指责一个毛头小伙子,认为是他用退了颜色的大包装着许多令人讨厌的东西,因为人们更乐于相信,只有像他那样的人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在他被一个穿着粗呢短上衣的人用强劲有力的胳膊揪住之前,他最好还是识时务点赶紧下车,躲到自己的女朋友那里去为妙。埃里卡·科胡特刚才正好一只手在理智的钢琴上,无权过问他我们宣传部另一只手在激情的琴键上弹奏。开始是激情奔放,无权过问他我们宣传部现在理智促使她穿过昏暗的林阴道匆忙地向家走去。而激情的琴音久久不散。女教师观察激情,按照其音阶给它们列出分数。倘若有人当场碰上她的话,她当时多半是已经陷入一种情欲之中。

  

于是锁匠寻找一个这样的女人,有权她看上去不能让人想到还得保护她似的。她肯定会特别感激,有权因为锁匠是个肌肉结实、身材高大的人。他在感性的王国中挑选了一个典型的单干户,一个已经不年轻的女人。一个南斯拉夫人或土耳其人可能不常冒这样的险,因为女人们经常根本不放他们进去。无论如何不能再近一点,以免一块石头飞出来。能够把他们当嫖客接待的大多是几乎没有什么要求的人,因为她们的工作已经不再值钱了。比如说一个土耳其人,从工资袋上读出的数字看,他对于顾主来说同样几乎没有多少价值,他也对他的女伴感到 恶心。他拒绝罩上橡皮保护套,因为女人是下流坯,他不是。尽管如此,他还像锁匠一样被彰显的事实所吸引,那就是女人。他们不喜欢女人,也许不会自愿进入她们的圈子。但是如今女人一旦站在那儿,不是一眼就可以看出能和她们干什么吗?埃里卡,人的名义荒野上的花朵。这女人因这花而得名。在产前,人的名义一些羞怯之事和种种柔情便浮现在母亲的眼前。后来,当她看到从自己体内喷射出来土黑色的团团时,为了保持清洁和干净,她便立即动手将它处理掉。这边扔一块,那边扔一块。如果人们没有管好孩子,每个孩子天性都喜欢玩弄脏物和烂泥。当一般人对女艺术家钦佩得五体投地、围观和鼓掌之时,母亲已为埃里卡早早地选择了一种艺术家的职业,以便能从艰辛学得的精美艺术中不断赚取金钱。现在,埃里卡终于学有所成,她该将音乐之车驶入轨道飞驰并且立刻开始从事艺术活动 。这样的姑娘也不适合去做粗活、沉重的手工活和家务。她从一生下来就掌握了古典舞蹈、唱歌和音乐的技艺。让孩子成为世界着名的女钢琴家,这是母亲的理想;为了使孩子在阴谋丛生的世上也能找到道路,她在每个角落的地板上都放好了指南,一旦这孩子不想练习,看到这些指南便会立即重新练习起来。有一群嫉妒的人时常妨碍取得成绩,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男性。母亲当着这群人的面警告埃里卡,“你不要分心!”每次,在埃里卡达到新的一级时,都不允许她休息,她不能倚靠自己的破冰斧喘口气,因为立即又要向高一级前进了。林中的动物聚在一起很危险,它们同样想使埃里卡变得像禽兽一样凶残。竞争者借口想给她展示未来而希望把她引向礁石。人们是多么容易毁灭啊!为使孩子对此百倍当心,母亲生动地描绘着深渊。顶峰是享誉世界,这是大多数人想做到但不可及的事。那儿刮着寒风,高处不胜寒。艺术家孤独并且也说自己孤独。只要母亲还活着一天,只要埃里卡的未来还有一线希望,那孩子考虑的只可能是:绝对追求世界级的声誉。埃里卡·K坚定地走进春天的风暴中,汇报情况希望在另一端平安地走出来,汇报情况即横穿过市议会前的这片空场。她身边的一条狗同样感觉到一丝初春的气息。她讨厌动物性的肉体的东西,这是呈现在她面前的路上的一个永久障碍。她也许不像残疾人那样行动受阻,但是她的活动自由已经受到限制,因为大多数人会亲热地向着亲人、同伴走过去,这是他们早就渴望的。如果有一次音乐学院的一个女同事挽住她的手臂,她会觉得这是过分的要求,马上缩回去。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埃里卡,只有艺术的轻盈绒毛才允许冒着在其他地方安营扎寨的危险,在微风中飘起,落到埃里卡身上。埃里卡把手臂贴在身体的一侧,贴得那么紧,使得乐师的第二只手臂无法突破埃里卡和埃里卡手臂之间的墙,只得重新胆怯地垂了下来。人们常常爱说,这样的人不可接近。没有人接近她,别人事先就绕道躲开了。大家宁愿迟疑后等一会儿,只是为了不至于和她接触。有些人努力使别人注意自己,埃里卡不。一些人打招呼,埃里卡不。有这样的人,那样的人,一些人情绪好,蹦蹦跳跳,用假嗓子唱歌,叫喊,埃里卡不。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埃里卡不知道。

  

埃里卡·科胡特处于皮肤没有光泽,傅部长的声副冰凉凉角质化的年龄阶段,傅部长的声副冰凉凉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能够为她除去这层壳。这层东西不会自己剥落。许多事已经耽误了,特别是埃里卡的青春时光,比如十八岁。一般民间称为甜蜜的十八岁的年月,只持续了一年,然后就过去了。现在其他人早已在埃里卡原来的位置上享受这花季岁月。今天埃里卡已经比十八岁少女大了一倍!她不停地计算,在这种情况下,埃里卡和一个十八岁姑娘之间的距离从来不会缩小,自然也不会加大。埃里卡对于每一个这个年龄的姑娘感到的反感还不足于扩大这种距离。夜里,埃里卡浑身是汗地架在热烈的母爱之火愤怒的炙叉上辗转反侧。她被音乐艺术香喷喷的烤肉汁浇了一身。没有什么改变得了这该死的区别:衰老/年轻。对于已经写下来的音乐,死去的大师在乐谱上什么也不会再改变,就像它应该的那样。埃里卡从小就被装进这个乐谱体系中。这五条线控制了她。自从她会思考起,她只能想这五条黑线,别的什么都不能想。这个纲目体系与她母亲一道把她编织进一个由规定、精确的命令和规章构成的撕不开的网中,就像屠夫斧子上红色的火腿卷一样。这保证安全,而由安全产生出对不安全的恐惧。埃里卡怕一切都永远照老样子,可她也怕有一天什么会可能改变了。她像哮喘病人那样张大嘴喘气,但不知道吸这些空气干什么。她喉咙里呼呼作响,嗓子却发不出声音来。克雷默尔吓得要命,问他的情人怎么了,要拿杯水来吗?他,骑士公司的业务代表,充满关爱又有点尴尬地问。女教师拼命咳嗽。她用咳嗽使自己摆脱比咳嗽的刺激更糟糕的处境。她的感受没法用口头表达,只能用钢琴。埃里卡·科胡特的身影早已离开了一家大门。她看见这个年轻人从身边经过,音他又在哪眼镜架子原就像一头母狮似的跟随着猎物的足迹。由于没有被人看见和听见,音他又在哪眼镜架子原她的捕猎行径便也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她无法得知,他会在厕所里待那么长久的时间,但她一直等着,等着。他今天肯定要到她这里来一下。只有他去了另外的方向,他才不会来她这里。埃里卡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耐心地等待。她会在人们猜想不到的地方进行观察。她会把在自己身边发生的爆炸新闻或平静事件的缕缕痕迹剪下来,带回家去,在家里独自或同母亲一起琢磨一番,看看是否还能从缝隙中找出碎屑、尘垢或撕裂的部分来进行分析。尽可能在其他人的生活被送进洗衣房清洗之前,找出他们的生活垃圾或死亡垃圾。此时,可能会有许多发现可供研究。这些细微的东西对埃里卡而言,正是重要的东西。K女士们辛勤地独自或成双地躬身向着自己家中的手术灯,举着烛光凑近织物的残片,以便检验出究竟是纯植物纤维、纯动物纤维、混纺纤维,还是纯粹的艺术品。从烧焦物的气味和坚固性上肯定可以分辨出这一点来,并且可以震惊地发现,为什么人们需要这种剪下来的缕缕碎片。

  

埃里卡·科胡特感到有人在抚摸自己的后背,我转动头来,傅部长这使她毛骨悚然。他只是不该站得离她这么近来抚摸她。他先是在她身后抚摸,我转动头来,傅部长然后向后退去。他这一后退倒证明自己并无特别目的。当他向侧后方退去的举动映入她的眼帘时,埃里卡的内心感到酸涩和卑微。此时,他气呼呼地晃着头,像鸽子似的咕咕叫着,在灯光的照耀下,他年轻的脸上透出阴险狡诈的神气。外壳围绕着它的被压缩的地核毫无重力缓慢地摇动着。她的身体不再是肉体,有个像是圆筒形的金属管正向她体内戳入。这是个构造异常简单的器械,使用它是为了戳入体内。克雷默 尔的这个物体的图像正热乎乎地照射在埃里卡身体的洞穴里,被投射在她的内壁上。图像清清楚楚地映在她的头脑里,此刻,她觉得他变成了用手可以触摸到的肉体,他同时又是全然抽象的东西,丧失了自己的肉体。因为两人相互都变成了肉体,此刻,他们双方互相都断绝了一切人际关系。再也没有必要委派传递信息、信件和信号的谈判者了。不仅一个肉体理解另一个肉体,而且一个信号成为另一个信号的手段,成为另一种存在的特点,人们希望痛苦地进入这种存在。人们进入得越深,肉体组织腐烂得就越厉害。一旦肉体组织变轻,就会飞离这两个陌生和敌对的大洲。他们先是互相撞击,后来一起跌倒,只听见盖有一些平纹亚麻布的支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这些亚麻布人们稍微一碰就脱落下来并且化为灰尘。

埃里卡·科胡特跟在头也不回一下的瓦尔特·克雷默尔身后。他走进上流社会所在的一座民居的大门。他的父母住在一层,颈去找,一家人还等着他。埃里卡·科胡特并没有随他一起走进家里去。她自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颈去找,也在同一个区。她从学生那里得知,克雷默尔就住在自己附近,这是他们内心心心相印的象征。也许他们中的一个人就是为另一个人而出生的,另一个人必须在斗争和争执之后,认识到这一点。埃里卡·科胡特跟在瓦尔特·克雷默尔的身后,左边碰急急忙忙地穿过街道。无法满足的愤怒和违背心愿的气恼正在克雷默尔的心中熊熊燃烧,左边碰他没有料到,恋人跟在自己的身后,非但没有落下,甚至如同他一样飞奔不止。埃里卡不大信任年轻姑娘,她揣摩着她们的身高和服装,努力把这些作为谈话的笑料。她同母亲一起兴高采烈地嘲笑年轻姑娘,只有这个时候她才心情舒畅!姑娘们纷纷与和善的克雷默尔在路上擦肩而过,这能像花言巧语一样浸入他的肺腑,他甚至神魂颠倒地跟在人家身后。她注意克雷默尔看女人的眼神,过后并把它干净彻底地除掉。一个弹钢琴的男士可以提出高要求,但没有一个女人能满足他的要求。尽管许多女人会挑选他,但他不应挑选这些女人。

埃里卡·科胡特慢慢走下楼梯,头长到我的左肩上来到底层。埃里卡·科胡特仔细观察着一切,学校的事,然后走出去。瓦尔特·克雷默尔像一头刚从栖息之地钻出来,学校的事,发现了食物来源的动物一样,打量着埃里卡·科胡特。当她往外走时,他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紧跟在她身后。

埃里卡·科胡特再也憋不住了,你们出版社尿急更厉害了。她小心地把裤子往下移,你们出版社在地上撒尿。一股热流从她大腿之间劈劈啪啪地滴到草地上,流淌到由树叶、树枝、垃圾、污泥和腐殖土构成的软垫子上。她一直还不知道,现在她是想被发现还是不被发现。她只是呆呆地皱着眉头,让尿从身体里流出来。膀胱里渐渐空了,地也吸饱了。她什么也不考虑,不考虑前因,也不考虑后果。她肌肉放松,尿水由开始劈里啪啦朝外泄,轻柔、平缓地不断流淌。当她在地上继续使劲排尿时,她把一动不动站着的外国人的形象摄入她的瞳孔的测微螺旋中,并且定影。她对一种答案有准备,对另一种同样有准备,两种对她都合适。她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偶然,看土耳其人是好心肠还是不好。她把在弯曲的膝盖上的彩色大方格裙子小心地叠到一起,以免弄湿了。裙子对此没有责任。痒痒的感觉渐渐减轻,一会儿她就可以关上龙头了。埃里卡·科胡特在纠正巴赫的乐曲练习,无权过问他我们宣传部到处补课。她的学生眼睛往下呆呆地看着扭成一团的双手。女教师从他身上望过去,无权过问他我们宣传部在他的另一侧只看见挂着舒曼去世时的面膜像的墙。在那一刹那她感到一种需要,真想抓住学生的头发,把脑袋往三角大钢琴的琴身上猛撞,直到琴弦血淋淋的内脏发出刺耳的尖叫,鲜血从盖子底下喷射出来,这个捣蛋的乡下人就不会再出声了。这个念头在女教师心中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什么行动。

相关内容

随机365体育投注行政费用_bet365体育投注日博_net+365体育在线投注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